代码说

code is poetry

代码说    
碎碎念:开放留言!在文章页内容最后,点击“留言”按钮,就可以留言了。  换一换

软件风云(中)

作者:coderzheng 发布于:2016-8-23 19:38 Tuesday 分类:大话星程  阅读模式

1982年的8月到10月,微软公司相继把Multiplan的Apple DOS版、CP/M版和MS-DOS版推向市场。比尔·盖茨自觉得胜券在握,踌躇满志地登台宣称:这是第二代的电子表格,凡会用计算器的人都能迅速掌握Multiplan。言下之意,第一代VisiCalc"人老珠黄"就要退场了。

想不到,同年11月间风云突变,Comdex电脑大展传来消息——有一种更新的电子表格抢尽了Multiplan的风头。西蒙尼慌忙赶向会场,两下一对比,顿时颓唐地摇头叹了口气。"这下麻烦大了,"他回来对比尔说道:"Multiplan可以说大势已去,它与那新软件简直不能同日而语。"

新软件名曰"Lotus1-2-3",由此,又引出第三个"孩子的故事"。

这个"孩子"名叫卡普尔(M.Kapor),少年的经历充满了传奇色彩。他自小爱好迪斯科和摇滚乐,曾做过一段时间音乐节目主持人。后来,又迷上了所谓"超觉静坐",可能与中国的气功有点儿类似,但这一静坐"功夫"以"莲花"为崇尚物。70年代的美国青年推崇东方神迷功夫风气很盛,发明"苹果"电脑的乔布斯,也在上大学一年级时异想天开,只身远渡重洋,追随印度教大法师巴巴"修行练功"。

1979年,29岁的卡普尔不再担任"莲花功"的指导教师,转而成为电脑软件"发烧友"。他为费斯特拉的"看得见公司"(VisiCorp)写了两个"看得见软件"——VisiTrend和VisiPlot,一个是统计另一个是绘图。费斯特拉以170万美元的高价,"买断"了卡普尔软件的专利。

卡普尔赚了这笔钱,当然不想就此罢手。他从"看得见公司"销售的VisiCalc里"看见"了创业门道。几乎在微软开发Multiplan的同时,卡普尔策划了一个雄心更大的计划——他要把"看得见"的电子表与"看得见"的统计数据管理和绘图揉成一个整体。

独木难成林,正如乔布斯与沃兹、布里克林与弗兰克斯通休戚与共那样,卡普尔也有自己的挚友。他动员另一程序高手萨斯(J.Sachs)共谋大业,而后者在不到10个月内,就用汇编语言实现了他的雄心勃勃的规划。到了自立门户的时候了,1982年,卡普尔的公司挂牌营业,公司大名Lotus,中文译作"莲花",正是那个"图腾"标志。莲花公司的拳头成品,集三大功能于一体的Lotus1-2-3神不知鬼不觉,悄悄站到Multiplan身后。

Lotus1-2-3,1是电子表,2是数据库,3是商业绘图。1-2-3能把商业数据用数据库的形式加以管理,制成的电子表格又可用条形图、饼图的办法直观显示输出,它开创了套装软件之先河。

最让比尔和西蒙尼感到惶恐不安的,还是软件应用的内存空间。1-2-3没有任何包袱,它绝不会因64K的限制而作茧自缚,而一举把应用空间突破到256K。个中奥妙,西蒙尼心里异常清楚:80年代的芯片发展,完全验证了"莫尔定理"的预测。集成电路上的晶体管数逐年翻番,64K的机器转眼间就成了"昨日黄花"。Lotus的升帐昭示着Multiplan的前途岌岌可危。多年后,西蒙尼回忆这段历史时仍然认为:"我们从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

果然,几天之内,Lotus的订单就超过了百万美元。三个月后,它轻易地把"看得见公司"经营多年的VisiCalc赶下"王位"。三年后,费特拉斯的这家公司宣告倒闭,莲花公司乘势兼并了布里克林的软件企业,VisiCalc至此寿终正寝。

接下来的噩运该轮到Multiplan。比尔的宣传攻势在"莲花功"面前溃不成军,连IBM当局也认为PC机的"最佳搭档"是1-2-3而非Multiplan。1984年,Lotus公司的营业额盖过了微软。1986年,1-2-3夺走了美国电子表市场的80%,只为Multiplan留下了可怜的6%。

幸运的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阴,Multiplan虽在美国本土失利,却成功地在欧洲开辟了"第二战场",成为英国、法国、德国等地的畅销软件。Multiplan也曾引起中国电脑迷的重视。在笔者的抽屉里,至今还保存着中文版Multiplan,算是一个小小的纪念品。然而,"外销专用软件"的绰号,在比尔·盖茨听来,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他发誓要报"一箭之仇",但需假以时日。此时,微软的目光已转向了字处理软件。



字处理软件的全称应该是"文字处理系统(WPS)"。 随着求伯君的WPS和朱崇君的CCED风靡华夏,中国换笔潮日愈汹涌澎湃,国人对这类软件视作珍宝也最为熟悉。

世界上第一台具有编辑、检索等功能的文字处理系统,是美国王安电脑公司在1975年推出。美籍华人科学家王安博士发明的这种系统,或可称作"王氏WPS"计算机,能在屏幕上直接显示文字,能用键盘快速录入、修改文稿,能像普通打字机和印刷机那样印制文件,它实现了电脑和打字机"嫁接",从而在办公室引出一场翻天覆地的革命。

王安之后,IBM、CPT等公司纷纷打出自己的WPS产品,但它们与王氏的WPS一样,都是专用的文字处理机,而不是通用于个人电脑上的字处理软件。

1979年的某天,夜幕笼罩着车站,空旷的广场更显得分外冷寂。一位中年男子禁不住凛冽的寒风,把头深深缩进大衣领内,不断地哆嗦着。为了注册和发表公司的那套软件,他花光了兜里最后一块铜板,再也掏不出住店的钱,只好在南下车站里胡乱打发一夜。

在饥寒交迫中,他的心里依然充满着成功的幢憬。一年前,原任职的IMSAI电脑公司濒临倒闭的边缘,虽说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但他没有投靠大企业安稳谋生,反而冒险自创了一家名为MicroPro的软件公司,把往年的全部积蓄"押"在开发这个软件之上,惨淡经营,直落到今日身无分文露宿车站的窘境。

就这样,MicroPro公司的创始人罗宾斯坦(S.Rubinstein)渡过了个人事业最艰难的时期,他推出的软件正是那件如雷贯耳的字处理先锋——"文字之星"(WordStar),简称WS。

"文字之星"冉冉升空,顷刻大放光明。WS以它强大的编辑功能征服了用户,在CP/M操作系统软件园中创造出收益最佳的业绩。不久,罗宾斯坦又不失时机顺应IBM PC机潮流,把原在8080处理器上用汇编语言写作的WS,迅速改编成16位机版本,继而在PC机世界里大红大紫。1982年,MicroPro一跃跻身于享誉全美的大型软件公司行列,WS的销售量超过100万套。

可以说,全世界大多数办公室的文秘人员,都是借助WS才跨进OA(办公室自动化)的门槛。中国电脑用户们也不会忘记原电子部六所汉化版的C-WS,它在80年代后期曾为中国人的"换笔"立下过汗马功劳。一项调查还表明:直到1994年底,我国有19%的用户,仍在使用驾轻就熟的WS,舍不得让它从32位的新机器里"退休"。

新生的事物总有它不完美之处,WS的固有弊端阻碍了它进一步的发展。缺憾并不在于汉化版C-WS所谓"半个汉字"的干扰,而是中西文版共有的通病——多数操作必须同时按下几个键的组合,人们至少要记住30~50个操作键和复杂的排版规则,才能熟练地输入和编辑文本。凡用过WS的人,谁能不常备一本手册放在机器旁不断地翻阅呢?什么"Ctrl-K-J删除"、"Ctrl-K-X存盘"等等。美国一家著名的软件杂志甚至把这种弊端,提到"有害于思想自由"的高度来"上纲上线"。

正是看中了WS拥有的广阔市场和它的"先天不足",比尔·盖茨审时度势,部署应用软件的第二场重大战事——挑战"文字之星",他要从字处理的"狭缝"中展开攻势。首战未捷的西蒙尼仍然坐镇中军,执掌设计软件框架的"帅印"。由于微软的电子表软件名曰Multiplan,字处理软件顺理成章应该取名MultiWord。然而,派人查询后发现这个名称已被别人捷足先登。几经斟酌,最后比尔欣然采纳宣传部门的提议——以"微软"的标记再加上"字"(MS-Word),既为公司扬威又简短明确,这也是以后微软软件的基本命名法。

1983年的Comdex电脑大展在亚特兰大隆重揭幕。一想到去年的大展因Lotus1-2-3横插一杠而使Multiplan黯然失色的往事,微软决心让MS-Word登台亮相挽回面子。成千上万的观众的确被MS-Word的新功能所倾倒:MS-Word第一次让人在"鼠标器"前感到了魔幻般的惊奇;第一次能在屏幕上显示粗体字、底划线和上下角标;第一次可以驱动激光打印机印出与印刷书刊质量媲美的文章……。诸多的"第一次"使MS-Word就像是一颗正在爆发的"超新星",把"文字之星"湮灭在它的光亮背后。MS-Word还设计出能阅读WS编辑的文字功能,既方便用户"改换门庭"又狠"挖"了WS的"墙角",可谓"别有用心"。


为了造成强烈的轰动效应,微软为MS-Word的上市策划了一种前无先例的销售计划,可以形象地比喻为"集团轰炸"。

那一年,著名的《PC世界》杂志正在着手编辑一册介绍畅销软件的专辑,并设想选择三五个软件制成盘片随杂志赠送给订户试用。得知此事后,微软的销售经理当即登门造访,大包大揽,独家购买了全部盘片的录制权,付出35万美元的巨额代价。

35万美元全部用来为MS-Word鸣锣开道,45万张"MS-Word试用版"的磁盘准备就绪。所谓"试用版",它具备MS-Word正式版几乎全部的功能,惟独不能用来打印成文章而已。这种宣传方法,后来被各大公司竞相效仿,成为新软件上市时一种约定俗成的促销手段。在如何包装磁盘的问题上,微软和杂志社搅尽脑汁,前后试验了17种方法,最后才选定硬塑料盒作为邮寄的最佳载体。万事备齐后,《PC世界》一声令下,杂志专辑飞向四面八方,MS-Word顿时插上了翅膀,从西雅图开始,一直"炸"遍整个美利坚。

比尔·盖茨焦急地等待着"轰炸"的捷报频传。不断反馈的"邸报"却差强人意,各地销售人员纷纷传说令人不安的信息:一批又一批在校的大学生们,正在挨家挨户推销一个新的字处理软件,上门服务加示范表演,比起微软的"地毯式轰炸"来,新软件的"游击战术"似乎更胜一筹。

确切的"情报"终于送达微软总部。这个新的字处理叫做"WordPerfect",比MS-Word更早打入市场,只是从未引起微软的足够重视。WordPerfect直译是"尽善尽美的字"或者"登峰造极的字",其制作公司与软件同名,也叫WordPerfect公司(简称WP)。

"尽善尽美的字处理"软件公司创建于1979年,由一位名叫巴斯坦(B.Bastian)的大学生和他的电脑教师阿希顿(A.Ashton)共同创办。从公司的名称上就能想象到,巴斯坦创办公司的目标很专一,就是用"尽善尽美"来超越"文字之星"。他们最初是在小型电脑DG上写出了自己的字处理软件,后来才移植到IBM PC机并逐渐使其功能达到"尽善尽美"的境界。

WP公司给人最深刻的印象还在于"尽善尽美的服务"。巴斯坦虽然缺乏经费,无法照搬"集团轰炸"的大手笔,却善于充分利用学生的优势上门推销。默默无闻不要紧,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们耐心地为每一位顾客排忧解难,不厌其烦地回答每一个询问电话,连邮寄包装这样的琐事也"事必躬亲"。有一个小材料很能说明WP公司风范:巴斯坦居然把每月的电话费帐单也作为WordPerfect的宣传资料公布于众,巨额电话费支出无声地塑造出WP公司服务楷模的形象。

辛劳耕耘,热诚服务,这种近似于"原始"的商业方式,在高新技术产业里同样能获得沉甸甸的收获,甚至比大作广告的影响更为深远。当微软还在为MS-Word大喊大叫的时候,Wordperfect已经不声不响地打进畅销软件排行榜前20名,逼近了Lotus1-2-3的名次。

或许,MS-Word对WS的宣传攻势反而为WordPerfect扫清了障碍。人们从微软宣传中得知"文字之星"即将退场,但亲眼目睹的换代产品却是"尽善尽美的字"。在这种氛围之下,微软公司称霸字处理软件的努力又一次付予了东流水。1986年,美国市场字处理软件销售统计表明:WordPerfect已占31%雄居榜首,WordStar暂时还据有16%的领地,可怜的MS-Word,花费如此巨额财力和人力"轰炸"之后,也只获得11%和排名第5位的"业绩"。

字处理软件的争霸战是本文中第四个"孩子的故事",大学生巴斯坦创立的"尽善尽美的字"公司,如今已成长为世界三大软件产业霸主之一。1994年,WordPerfect公司与声名遐迩的Novell公司联合为Novell/WP公司,以18亿美元资产的实力揭开新的篇章。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两次出击,无功而返,比尔·盖茨和他的微软公司在应用软件领域似乎很不走运。软件辉煌的理想祈盼着,等待奇迹的降临。

你可以发表评论、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或通过RSS 2.0订阅这个博客的所有文章。
上一篇: 软件风云(上)  |  下一篇:软件风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