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码说

code is poetry

代码说    
碎碎念:划破夜空,赛车让你热血沸腾!  换一换

37、三比二要好

作者:coderzheng 发布于:2016-8-23 20:32 Tuesday 分类:大话星程  阅读模式

1984年春天的阳光特别明媚。硅谷的了望山,桃红柳绿,莺歌燕舞。远远看去,一幢用彩色玻璃包裹起来的大楼,在蓝天白云衬托下时隐时现。当人们驱车驶近楼房,一块精美的"intel"标牌矗立在花团锦簇的庭院中,似乎在诉说英特尔公司辉煌的业绩。 
格罗夫总裁办公室的门被人轻轻推开。来访者已年过不惑,发亮的头顶没有一根头发,黄皮肤,"国"字脸,眉毛又黑又弯,一眼望去就是正宗的华裔。 
"我请求调换岗位,"来访者开门见山,"我希望能到微处理器部门任职。"听到此话,格罗夫居然没有一丝犹豫,他微笑着点点头,并用亲切的语气直呼其名道:"虞有澄,你可能已知道微处理器事业部的困境,你做好了准备吗?" 
虞有澄挺起胸,答非所问地说:" 二次大战最后那年,受命担任盟军统帅组织大反攻的邱吉尔曾说过:我这一生都在为此刻作准备。" 
格罗夫打量着虞有澄,往事历历,又在脑海中浮现出来。当年在仙童公司,正是格罗夫发现了虞有澄这匹"骏马",他很快就在金属氧化物半导体研究中崭露头角。当格罗夫协助诺依斯自立门户,把虞有澄从仙童"挖"到了英特尔以后,虞有澄立即使生产集成电路的硅片直径从2英寸提高到3英寸,大大提高了生产率;后来他到质量管理部门担任总监,又不孚众望让公司的管理迈上了一个台阶。想到这里,格罗夫对虞有澄说,"你就是不来请调工作,我也会把你放在刀刃上去,英特尔迫切需要解决生存与发展的难题。" 
来到微处理器事业部的当天傍晚,虞有澄请微处理器部门经理豪斯(D.House)到一家中国饭馆促膝谈心,两人一直聊到深夜。从豪斯的话语里,虞有澄深切感到到公司面临的危机,局势比他预想的还要严峻得多。苹果公司新春伊始展开的"麦金托什攻势"势如破竹,但"胶布雨衣"的"心脏"却是莫托罗拉公司的68000芯片,英特尔公司眼看着就要失去无穷商机。 
虞有澄博士后来回忆说:"人生际遇有时相当微妙,短短一餐饭的光景,却决定了我往后十年与微处理器密不可分的命运。"品尝过饭馆的中国美味佳肴,他与豪斯已经心心相映。两个人相互约定:豪斯今后仍负责微处理器的"生存"──向IBM等大公司销售芯片,虞有澄则主持微处理器的"发展"大业──尽快开发出32位微处理器新产品,并推动这个部门的组织转型。 
虞有澄博士是技术精湛的工程师。在上海度过了孩提时代,曾跟随父母辗转迁徙到台北和香港。父亲要求他学有专精,莫要指望有什么遗产可继承。赴美留学,他选择了加州理工学院就读,原因是这所大学"着重学生是否理解而不要求死背"。后来在斯坦福大学读博士,他以全校排名第二的考试成绩脱颖而出。 
虞有澄知道,开发32位的芯片必须认真挑选掌管芯片设计的"主将"。他请来拥有"英特尔技术大师"头衔的柯劳福德(J.Crawford)为新的微处理器催生。柯劳福德以软件技术出身,转而研修微处理器硬件设计,集"软""硬"技术于一身,又善于团结部属,是不可多得的高级将才。 
开发32位的芯片还必须"不拘一格"启用人才。虞有澄原任职的质量管理部门有位17岁的青年名叫做季尔辛格(P.Gelsinger),虽然只有高中学历,却因勤奋好学深得他的赏识。于是,虞有澄也当了一回"伯乐"──他把季尔辛格调到微处理器事业部,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工人,直接提拔到芯片设计组挑起了测试芯片的大梁。此外,虞有澄还为芯片设计组调来一些为286芯片立过战功的电脑辅助设计大师、负责设计32位微处理器软件的高级程序师,以及熟悉用户需求的专案经理。芯片设计组的人才精英们聚集在虞有澄麾下,磨拳擦掌,跃跃欲试。 
英特尔公司将要研制的32位微处理器就是被称作"386"的小小芯片。这种芯片将要集成晶体管27.5万个,是第一代微处理器4004的120倍;运算速度也将达到每秒500万条指令,比其它公司研制的32位芯片快了2倍。由于这种芯片是英特尔第一次研制的32位微处理器,没人可以为虞有澄指点迷津,他们不得不重新开始修炼绝顶的"386武功"。总线架构、内置高速存储器、浮点运算问题……,技术难关被他们一一攻破,小组的成员们不知熬过了多少不眠之夜。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连柯劳福德也亲自带着研究人员跑到生产线,亲自开车,迫不及待地把第一批出炉的芯片运往实验室作测试。 
1985年7月,英特尔公司在286芯片的海报上打了一个红色的叉,大张旗鼓地宣传"三比二好",也就是说,16位的286芯片即将退位,在电脑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386微处理器正式登场。

你可以发表评论、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或通过RSS 2.0订阅这个博客的所有文章。
上一篇: 36、“苹果”穿“雨衣”  |  下一篇:38、PC新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