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码说

code is poetry

代码说    
碎碎念: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换一换

26、英特尔创业

作者:coderzheng 发布于:2016-8-23 20:43 Tuesday 分类:大话星程  阅读模式

1968年,集成电路发明人诺依斯站在了望山眺望硅谷,仙童公司漂亮的厂房在薄雾笼罩中越来越模糊。在这家由他亲手创建的高技术公司里,"八叛逆"们大都已经出走自立门户。诺依斯想起了激励自己奋发图新的一句箴言:"任何一次革新都必须保持乐观,没有乐观精神,就难以离开安稳,去寻求变化和冒险。"他毅然决定脱离已经无法大显身手的"仙童",已过不惑之年的诺依斯又重新回到了创业的起点。 
红花虽好,还需绿叶扶持,诺依斯早就在仙童公司里物色了两位创业伙伴, 其中之一是名列"八叛逆"的莫尔。莫尔早年毕业于加州理工学院,是仙童公司受人尊敬的科学家,才华出众。另一位是在仙童公司从事经营管理的安迪·格罗夫(A.Grove),原籍匈牙利,初来美国时连《纽约时报》上的大标题都读不全,全凭着坚强的毅力,在三年内读完纽约城市大学,接着又拿下加州大学博士学位。 
硅谷的人们一致公认:诺依斯—格罗夫—莫尔,真是创业班子的"天合之作"。诺依斯是公司的"脸面",他最能吸引和团结人才,组织推动商业行销。格罗夫果断干练,具有"铁石心肠",做事雷厉风行,擅长于管理和鞭策下属。莫尔天生一个科学家的头脑,又善于运筹帏幄,公司的技术核心非他莫属。于是,这一最佳人才组合的创业小组,构成了新公司的"三驾马车"。三位创业者精心商议,最后决定采纳莫尔的建议,把新公司取名为"英特尔",五个英文字母INTEL寓意着"集成电子"。 
凭借诺依斯的名声,要筹集创办新企业的款项是轻而易举的。他曾经说道,他只需花半小时就能筹到资金。那一天,诺依斯来到硅谷著名风险资本家阿瑟·罗克的办公室,提出准备新办公司的设想。罗克随即拿起了电话, 连续拨通了几个号码,然后回过头说道:"250万,够了吧?"诺依斯低头看看表,时间也就是30分来钟。 
"集成电子公司"自然必须研制和生产集成电路。英特尔公司没费多少周折,就在仙童公司附近借到了一座旧楼房并租来了机器。诺依斯说:"让我们对准当今最先进的技术扫描,看看哪些技术最有成效,最行得通。"分析的结果,英特尔公司决定首先上的项目,是半导体集成电路存储器。电脑内部的存储器,即冯·诺依曼用来储存程序的记忆装置,从王安的磁芯开始,经由英特尔公司的技术创新也跨进了一个新纪元。1969年春,这家刚成立不到一年的小企业,首创了全球第一颗双极性集成电路存储芯片──64比特存储器3101;1970年,他们又研制出第一颗金属氧化物半导体(MOS)存储芯片1101,容量扩大到256比特。同年,代号为1103的动态随机存储器(DRAM)问世,宣告了老式磁芯存储器的死亡。 
英特尔公司对集成电路情有独钟的原因,除了因诺依斯等人是发明者之外,还因为莫尔博士曾作过一个天才的预言。1965年,莫尔以3页纸的短小篇幅,发表了一篇奇特的论文,这是迄今为止整个半导体发展史上意义最深远的论文。在这篇论文里,莫尔天才地预言说:集成电路上能被集成的晶体管数目,将会以每18个月翻一番的速度稳定增长,并在今后数十年内保持着这种势头。打个比方讲:50年代末,在一块芯片上可以做一个电路,好比圣克拉拉镇的一条小路。60年代,同样大小的芯片可以容纳下镇内某个街区的大片面积。70年代,圣克拉拉这座城市的市政地图都能装进这块芯片里。80年代中期,芯片里包容的面积将扩展到旧金山地区所有城镇。80年代末期,在这块芯片里描绘的已经是整个北美大陆的地图。到了90年代,如果还用地图来比喻由晶体管等元件组成的电路,则硅芯片"吞吐"的将是全世界所有乡村和城市。而这块硅芯片的大小,穿上"外套"像块指甲片,内部体积与碗豆粒儿差不多。 
莫尔博士所作的预言,因集成电路近40年的发展历史而得以证明,成为电脑界闻名遐迩的"莫尔定律"。只是到了现在,"莫尔定律"的有效性才快要走到了尽头。因为小小芯片的面积毕竟有限,一旦元件数量增加使体积小到了原子那般尺寸,就不可能再继续缩微了。1995年,莫尔本人再次发表预言说:他发现的定律最终将会失效,人们需要寻找更先进的技术方法或材料。 
70年代初,当集成了数千个元件以上的芯片开始被称为"大规模集成电路"时,第四代电脑就快要粉墨登场了。

你可以发表评论、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或通过RSS 2.0订阅这个博客的所有文章。
上一篇: 25、王安的悲剧  |  下一篇:27、芯片计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