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码说

code is poetry

代码说    
碎碎念:自从你去到一个很远地方流浪,不知道现在已经变得怎么样。  换一换

15、成功的预言

作者:coderzheng 发布于:2016-8-23 20:54 Tuesday 分类:大话星程  阅读模式

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究竟是埃历阿克、ABC还是巨人?荣誉究竟属于莫契利—埃克特、阿坦那索夫还是弗劳尔斯—纽曼?60年代初,有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埃历阿克的发明者埃克特博士。 
那一天,埃克特博士笑容可鞠地迎候在办公室门口,与来访的《数据自动化》杂志记者亲切握手。他看上去已过不惑之年,头上几乎完全谢顶,但仍显得那么风度翩翩。他不像老搭裆莫契利那样不修边幅,总是穿戴得整整齐齐,服饰分外考究。 
听了记者的关于计算机的提问,埃克特博士略加思考, 随即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地 "侃"起来。"您的问题很有趣,"埃克特笑眯眯地说,"如果不发生二次大战,如果没有军械部的资助,电子计算机究竟会不会被发明出来呢?"他从抽屉里取出一沓资料,指着其中的一页接着说:"你看,最使我感到惊奇的是,埃历阿克使用的部件,包括电子管等等,没有一件不是在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前就发明出来,它本应该更早些被人造出。" 
记者插话道:"能否请您讲得更明确些?""完全是需要,"埃克特加重语气,"需 要真是个奇怪的东西。我想,如果当年我们没有先一步造出埃历阿克,战争和科学的需要, 也必定促使别人把它造出来!" 
埃克特博士翻出一张旧照片,那是他与莫契利在另一台计算机前的合影。沿着这个话 题,他对记者讲了又一则电子计算机的趣事。 
那还是1948年,莫契利和埃克特告别了莫尔学院的讲台,在费城一个临街的店堂里自立门户,创办了"莫契利—埃克特"公司,经营不足两年,他们的主要资助者在空难里丧生。两位发明家用光了钱,不得不任"莫—埃"公司被雷明顿·兰德公司收买,但他俩仍然密切合作,为兰德公司研制更新式的计算机。 
1952年下半年,美国朝野上下都在为翌年大选紧张地忙碌。连任两届的杜鲁门将军不再参选,共和党推举出的总统候选人是62岁的艾森豪威尔将军。将军戎马倥偬,在二战里曾指挥过盟军诺曼底登陆,立下赫赫战功,但解甲归田后能否担当总统重任,谁也拿不定把握。当时,新闻传媒普遍看好民主党的竞选人──演说家阿德莱·史蒂文森,舆论似乎很有点一边倒的意味。 
这时,不知从那里冒出一位陌生的"权威发言人",他一口咬定,下届美国总统非"艾克将军"莫属,而且所获的选票将与史氏相差悬殊。"陌生人"的名字叫作"尤里瓦克"(UNIVAC),他的预测有凭有据,据说是用复杂的数学公式推导演算而出,非一般人的想象和估计可及也。有人刨根问底地打探,才得知这"尤里瓦克先生"的确非人,它是兰德公司制造的一架机器,与著名的埃历阿克计算机出自于相同发明人之手。 
各种民意测验的结果公布了一遍又一遍,所有的证据似乎都显示出艾、史双方势均力敌,人们都认为尤里瓦克不过是新闻界哗众取宠的把戏,因为它预测的依据不过是百分之五的选票,根本不足为据。哥伦比亚广播电台断然拒绝报导预测结果,兰德公司的头头们慌了手脚,命令工程师删改尤里瓦克中的数据,以便与电视网空谈家们保持一致。 
谁知尤里瓦克"金口电言",一语中的。第二年大选揭晓,艾森豪威尔大获全胜,得票数超过对手五六倍。尤其奇妙的是,尤里瓦克预测艾克能获得438票,而他实际得票为442票,仅有不到百分之一的误差。 
哥伦比亚广播电台顿时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在晚间新闻里把尤里瓦克"捧"上了天,著名节目主持人克朗凯特声称它是"无与伦比的电子大脑"。只有兰德公司那位可怜的工程师羞羞答答地走进播音室,向听众承认他对电脑搞了些"小动作",他本想让尤里瓦克随波逐流,结果反而弄巧成拙。预测的成功把尤里阿克推向了前所未有的万众嘱目的地位,雷明顿·兰德公司亦成了美国早期计算机制造行业最有实力的公司之一。 
莫契利和埃克特再次联袂造就的尤里瓦克,全称是UNIVAC通用自动计算机,1951年6月14日正式移交给了美国人口统计局使用。这台机器使用了5000个电子管,是第一代电子管计算机趋于成熟的标志,总共服役了7万多个小时才功德圆满地引退。 
于是,6月14日,这一极其普通的日子被隆重地载入了电脑的史册,国际舆论通常认为:这一天,标志着人类社会从此进入了计算机时代!这是因为自尤里瓦克始,电脑才最终走出科学家的实验室,直接为千百万人民大众的事业服务;人类才能自豪地宣称,他们已经拥了有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神奇宝物!

你可以发表评论、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或通过RSS 2.0订阅这个博客的所有文章。
上一篇: 14、璀灿双子星  |  下一篇:16、父子兵上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