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码说

code is poetry

代码说    
碎碎念:《鬼进城》0点的鬼 走路非常小心 它害怕摔跟头 变成了人  换一换

严冬冬

作者:coderzheng 发布于:2012-12-18 19:16 Tuesday 分类:Cs晚八点  阅读模式

在百度百科上搜索"严冬冬":
严冬冬,1984年11月16日生于辽宁省鞍山市,自由登山者,自由职业翻译。2001年以鞍山市理科状元身份考入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系。在校期间加入清华大学登山队,并曾任攀登队长。2005年毕业后仍以技术指导身份和清华登山队一起攀登。2008年5月8日,北京奥运圣火成功登顶珠峰,严冬冬作为登山队后援队员随队登顶,成为首位成功登顶珠峰的清华学子。第六届中国户外年度金犀牛奖获得者。2012年7月9号下午6点,在4400米左右高度的冰川上,不慎掉入暗裂缝被卡住,队友周鹏以及其他人多次进行努力救援未果,不幸遇难。

我第一次知道这个人是在搜狐网浏览新闻的时候,可笑的是这正好应了一句经典名言---"人死方成名"。如果7月9日这次攀登未名峰成功,搜狐会不会把这条新闻也放在网站上呢?

我没有贬低严冬冬的意思,绝对没有。撰写此文仅仅是出于本人对他的崇敬,以及我对生活的诸多感悟。

首先说自由。韩寒在《论自由》里面说,"每个人的自由是不一样的"。严冬冬的死让人惋惜的同时,也让人对生命的价值有了更深的思考。追求一个崇高的目标并为此而不惜牺牲生命,这种精神是值得我们敬佩,可是我们真的都要以此为目标么?陈景润、纳什、华罗庚。。。这些被世人景仰的大科学家他们成名前的生活一直都是苦楚的,只是这些人有超出常人的毅力,不为生活世俗所累,他们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研究的学科上,并以此为乐趣,所以他们并不觉得自己的生活有多苦楚,反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些可不是常人能做到的。所以,不同阶层的人,不同年龄段的人,不同心态的人,他们眼中的自由当然是不一样的。这样想,我们或许可以说,严冬冬心里的自由就是攀登一座座险峻的高峰,体验到常人无法感受的乐趣。这件事情本身并没有错,问题在于,一个人特别是一个正常的人不可能活在自己"纯粹"的自由世界里,这个社会有太多世俗和羁绊,人在"江湖"都身不由己。就拿登山来说,登山可以解决精神信仰的问题,却解决不了物质的问题,登山不是比赛,也没人赞助,更谈不上是投资和回报。这项运动本身就属于贵族运动,不光不挣钱还要花费很多钱。在这个没有钱就寸步难行的社会,一个纯粹的自由主义者能走多远呢?

其次说信仰。有一句话这么说的,"不自由,毋宁死"。虽然我们大多数人都做不了纯粹的自由主义者,但是却不能缺失追求自由的勇气和决心。这种情况真像是哲学中的矛盾论。现实就是矛盾的统一。没有绝对的对,也没有绝对的错。一切都是相对的。事实也果真如此。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也是一个信仰缺失的年代。我记得有一期看《锵锵三人行》里面,陆川说到信仰的时候,也曾经说过相同的话。那时候我心里面并不同意他的看法,因为与其说信仰缺失,不如说信仰变质。变质成什么呢?当然是物质,是金钱。但是我后来才发现,金钱是不可以成为信仰的,信仰是精神层面的东西,金钱是物质层面的,金钱可以分等级,信仰却不行。一个人不可以脱离物质而独立存在,也没办法脱离精神而独立存在。那现实的情况又是怎样呢?许多人确实还没有信仰,许多人还走在信仰的路上,许多人的信仰是父母安排的,许多人从出生到离去就没想过要什么信仰。。。所有这些人都照样活在现实的世界里,生活并没有让一个诚实正直的人因为缺失信仰就贫困潦倒,也没让任何一个有信仰的人那么容易就获得幸福。所以信仰这东西不是必须品,有些人有了它是件好事情,有些人拥有它却反而寝食难安。至于到底应该有还是没有,就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最后说人生。人生是如此的奇妙。你很想要自由,生活却偏偏不给你自由。于是你跟上帝说,不给我自由至少该给我信仰吧,可是上帝最后只给了你一条面包。你沮丧、懊恼、愤怒、无助。。。还是一样过完了属于你的一生。上帝也许是对的,至少面包比自由和信仰更实在呀。


// 2014.10.31更新

关于冬冬,这里已经有人给他做了站点,从这个站点里我们可以看到大量他生前的事迹。同时,我也为之前写的文章感到惭愧。你知道人很容易人云亦云,也很容易先入为主。其实冬冬不是那种纯粹的自由主义者,他一直在努力维持攀登和生活之间的平衡,他也曾说,过了三十岁就回家做点生意云云。这些都表明他还是一个活在现实生活中的人。这些也更加表明,冬冬是我们真正的榜样。只是一次意外永远地夺去了他的生命,我们惟有缅怀惟有更加深刻地思索生命的意义,去坚持不懈地追求自己的理想。那些为自由为理想献出生命的人永远是值得我们敬畏的。

要跟他保持连接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记住,remember,就这样简单。 不需要做任何形式的东西,或者至少不需要刻意去做。 但是你心里记住这个人,他的影响就不会那么容易散掉。
—— 严冬冬,《纪念陈家慧》
// 2015.1.27

早上起来看自己博客,不小心又点到"严冬冬"这一篇,看到自己当初对自由和信仰的认识。又回去看冬冬网站上的留言页面,看"remember chris"那次的登山视频。帐篷、风、雪山、阳光、云彩、夜幕降临的时候照在远处连绵的山脊上昏黄的阳光,在山间随着阳光不停变换和缭绕的云雾。。。 冬冬说话时语调不高,语速也不快,就跟他评价的chris一样:她是那种就是你只要稍微一接触就能感觉到很有灵魂力量的人,或者说精神非常强大那种很温润但是非常平缓很难把它截断这样这种类型的人。 想到这些,又想到生活。果然自由和理想在现实面前是如此的脆弱。 每个人都逃离不了世俗的生活,就连冬冬也是一样。可是那又能如何呢?难道因为现实残酷理想骨感就可以懈怠自己,不思进取和停滞不前了吗? 不,绝不。 要像冬冬一样,热烈并且脚踏实地得去追求。

标签: 自由 信仰 cs晚八点 严冬冬

你可以发表评论、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或通过RSS 2.0订阅这个博客的所有文章。
上一篇: nginx下的虚拟主机配置  |  下一篇:嵌在td中的textarea显示不正常